路加福音 / 第十六章 / 1-13节

耶稣又对门徒说:「有一个财主的管家,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。主人叫他来,对他说:『我听见你这事怎麽样呢?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,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。』那管家心里说:『主人辞我,不用我再作管家,我将来做什麽?锄地呢?无力;讨饭呢?怕羞。我知道怎麽行,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後,接我到他们家里去。』於是把欠他主人债的,一个一个的叫了来,问头一个说:『你欠我主人多少?』他说:『一百篓(每篓约五十斤)油。』管家说:『拿你的账,快坐下,写五十。』又问一个说:『你欠多少?』他说:『一百石麦子。』管家说:『拿你的账,写八十。』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;因为今世之子,在世事之上,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。我又告诉你们,要藉著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,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,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。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,在大事上也忠心;在最小的事上不义,在大事上也不义。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,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?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,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?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;不是恶这个爱那个,就是重这个轻那个。你们不能又事奉神,又事奉玛门。」

路加福音 / 第十五章 / 11-32节

耶稣又说:「一个人有两个儿子。小儿子对父亲说:『父亲,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。』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。过了不多几日,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,往远方去了。在那里任意放荡,浪费资财。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,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饥荒,就穷苦起来。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;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。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,也没有人给他。他醒悟过来,就说:『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,口粮有余,我倒在这里饿死吗? 我要起来,到我父亲那里去,向他说: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 从今以後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,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!』 於是起来,往他父亲那里去。相离还远,他父亲看见,就动了慈心,跑去抱著他的颈项,连连与他亲嘴。儿子说:『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从今以後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。』父亲却吩咐仆人说:『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;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;把鞋穿在他脚上; 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,我们可以吃喝快乐;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,失而又得的。』他们就快乐起来。那时,大儿子正在田里。他回来,离家不远,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, 便叫过一个仆人来,问是什麽事。仆人说:『你兄弟来了;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的回来,把肥牛犊宰了。』大儿子却生气,不肯进去;他父亲就出来劝他。他对父亲说:『我服事你这多年,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,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,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。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,他一来了,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。』父亲对他说:『儿啊!你常和我同在,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;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、失而又得的,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。』」

路加福音 / 第十五章 / 11-32节

耶稣又说:「一个人有两个儿子。小儿子对父亲说:『父亲,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。』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。过了不多几日,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,往远方去了。在那里任意放荡,浪费资财。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,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饥荒,就穷苦起来。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;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。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,也没有人给他。他醒悟过来,就说:『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,口粮有余,我倒在这里饿死吗? 我要起来,到我父亲那里去,向他说: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 从今以後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,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!』 於是起来,往他父亲那里去。相离还远,他父亲看见,就动了慈心,跑去抱著他的颈项,连连与他亲嘴。儿子说:『父亲!我得罪了天,又得罪了你;从今以後,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。』父亲却吩咐仆人说:『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;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;把鞋穿在他脚上; 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,我们可以吃喝快乐;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,失而又得的。』他们就快乐起来。那时,大儿子正在田里。他回来,离家不远,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, 便叫过一个仆人来,问是什麽事。仆人说:『你兄弟来了;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的回来,把肥牛犊宰了。』大儿子却生气,不肯进去;他父亲就出来劝他。他对父亲说:『我服事你这多年,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,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,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。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,他一来了,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。』父亲对他说:『儿啊!你常和我同在,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;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、失而又得的,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。』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