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版打印版寄发电邮寄发电邮

我们首先来看当时所罗门写这段话的含义。在所罗门的一生中,他看到了许多义人为了遵行公义而惨遭杀害,不得善终,并没有因他们所行的义有好结局。在这些灭亡的义人当中,所罗门发现到其中一些义人的灾祸是他们自己去招惹来的,并不是他们分内应该管的事。他们仗着自己熟识公义的道理,自逞聪明,四处揭人疮疤,公开指明别人最卑污、最丑陋的罪行。那些丑行被揭露的恶人,自然恨他们入骨,巴不得杀他们来泄愤。因此,这些行义过份的义人寿命都不会太长,年纪轻轻就已遭杀身之祸,不得终老。同时,所罗门也观察到,那些行恶不止的恶人,也一样是未到期而死。他们犯案累累,害人无数,和许多人结下深仇大恨。他们若不是遭仇家寻索性命致死,就是被官府捉拿归案判处死刑,同样是不能终老。因此,传道者劝告我们,不要行义过了头,也不要一味的行恶,免得我们遽然毙命、活不长久。所罗门也注意到,那些敬畏神的人,正是来自这种不行义过份也不过份犯罪的人。这种处于‘中间’位置的人,来到新约指的就是我们这些基督徒了!我们正是这种不行义或行恶过份的人。

主常说文士和法利赛人是假冒为善的人,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叫人看见。他们故意将配戴的经文做宽了、衣裳的繸子做长了,喜欢会堂里的高位,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,称呼他们‘拉比’。他们千方百计在人前显出自己的公义,目的只是要赚取人的赞美和荣耀。他们做一切事的动机都只是为了高抬自己,并不是要高举神。为了立自己的义,他们就不能服神的义,因此,当真正的义者耶稣来到世间的时候,他们就无法忍受众人都把荣耀归与这位至高神的儿子,认为这些荣耀原本是属于他们的。因着妒忌他们杀害了耶稣,企图夺取这唯独神才配拥有的荣耀。

文士和法利赛人在言语和行为上,确实是比一般的百姓远来得圣洁和公义,然而,他们却不是敬畏神的人。他们正是所罗门所指‘行义过份’的人。他们行义已经到了不应该行的义还去行的地步,既造作又装假,一切只为了做给人看。所罗门在当时就已经发觉到这些并不是真心敬畏神的人,他们以揭发别人的不义来彰显自己的义、以践踏别人的自尊来抬高自己,是一群自以为义、却不服神的义的人。